搅基山伯爵

【瑟莱】缄默 (下)

暗伤什么的就不要在意这些小细节了,直接HE~~~~

阙魂:

缄默(中)

 

 

ooc!!!

用生命在卖萌的……爱隆……【走开!

软萌叶子有!

 

“我叫Spring,莱戈拉斯是我的主人。”红宝石在瑟兰迪尔的手里闪过微弱的光,他看起来也很糟糕。

“请您不要责怪他的行为,我的主人只是不想再让你离开了。”

“他想离你更近一点。”

“他很爱你。”

红宝石失去了光芒,黯淡了下来,瑟兰迪尔抱着自己的孩子,站了起来。大角鹿带着精灵王和小王子,用最快的速度回到了营地。

因为王和王子的归来,瑟兰迪尔的营帐里一团糟,随军的医官围上去,瑟兰迪尔艰难的放开莱戈拉斯的手,他的另一个手心里Spring冷到了心底。

“费伦,去瑞文戴尔将埃尔隆德领主请到密林,用最快的速度。”

莱戈拉斯的情况可不仅仅是用糟透了这种话就可以形容的,精灵自身的愈合能力赶不上莱戈拉斯失血的速度,瑟兰迪尔愈发烦躁,他手心里红色的宝石没有一点动静。

看到第三次满是血的布带被送出营帐后瑟兰迪尔终于坐不住了,他推开医官跪在莱戈拉斯身边,握住小精灵的手,低吟着谁也听不懂的咒语。

少年精灵身上被龙焰灼伤的地方以惊人的速度愈合着,而瑟兰迪尔脸上的皮肤被撕裂开。

那是只有精灵王才会的魔法,也是他们一生只能用一次的魔法。

可以治愈任何伤痛的魔法,但是作为代价,使用魔法的精灵也会受到同等的伤害。

雷击的伤痕也在那魔法的影响下飞快的愈合,到那魔法结束,精灵王的半张脸都布满了灼伤的疤痕,躺在榻上的精灵王子脸色苍白,如果不是毯子上还没有干透的血迹,或许不会有哪位精灵知晓先前的王子经历过怎样的伤痛。

少年安静的躺在榻上,精灵王坐在椅上任医官忙碌,在这间隙他也不忘给那颗红宝石一些魔力。虽然看起来没什么用,但是那个叫Spring的也没有之前那么冷了。

待医官们离去后,Spring才发出了声音,他从精灵王手里飘起,虽然飞的不那么稳,不过好歹到了莱戈拉斯身边。

瑟兰迪尔闭着眼睛,疼痛让他不想动一下。一直到清凉的感觉覆盖了他身上的那些灼伤。

“非常感谢你,救了我的主人。”

“他现在已经好多了,除了魔力核心还要很长的一段时间才能恢复,至少是外伤已经完全愈合了。”

“也很感谢你让我醒过来,所以如果不介意,请让我减缓您的疼痛。”

“这是我现在唯一能做的了。”

水绿色的魔法光笼罩着瑟兰迪尔,瑟兰迪尔好像想到什么事情一样突然开口吓得Spring一哆嗦。

“我想看看你真实的样子。Spring.”

“咦?”

虽然发出疑问,但是借着瑟兰迪尔魔力,Spring还是乖乖地现出了自己的真实模样。

“啧……”

Spring从瑟兰迪尔那一个字儿里听出了他的嫌弃,毫不掩饰的嫌弃。

“这样子还能变么?”

莱戈拉斯醒来感觉是浑身上下被拆了一遍又被装了一遍的疼,而坐在他床边的是翻书的埃尔隆德。

“爱隆领主……”

“你醒了我,瑟兰迪尔被我赶去休息了,现在感觉怎么样?”

“疼……”莱戈拉斯好不容易才憋出这个字儿,他想要坐起来却发现自己的身体一点力气都没有。

“Spring说是因为强行使用第三模式的原因导致魔力透支而完全不能动弹的样子。总之是折腾过火了?”

“我姑且把这段理解为……太拼命导致忘记自己的实力?说起来长辈们可不会这样子嘛。”

他用书本挡住自己,而莱戈拉斯感觉自己已经看到了长辈那个带着恶意的小微笑。

“瑟兰迪尔对你的武器稍稍进行了改造,鉴于最近的状态我们也对你的魔力进行了限定。”

“那份力量如果好好使用还好,但是你这一次似乎吓到瑟兰迪尔了。”

“我错了……”

“收回前言,不是似乎也不是吓到他了,而是让瑟兰迪尔彻底的怕了。”

“是……”

“而且我在检查的时候也发现了相当数量的暗伤,这可不是小事啊,完全没有考虑过之后的事情,仅仅是一昧的拼命练习和战斗可不是什么良策。”

“是,我错了……”

毫不留情意的,埃尔隆德几乎无视了莱戈拉斯几乎要把自己埋进被窝里的动作。

“这次战斗也是,假如不是积累下来的那些暗伤在你魔力消耗干净的时候突然爆发可能会有更出色的表现?”

“唔……爱隆领主,我知道错了……”

“要和瑟兰迪尔好好认错啊。”

“是。”

“不过说起来总感觉仅仅是认错瑟兰迪尔也不可能会放过你啊。”莱戈拉斯说他真的听清楚了爱隆领主这句貌似自言自语的话。

“不过你醒了,大家也就放心了,瑟兰迪尔在隔壁,我去叫他,恩……没什么力气是正常的。”

“那个,爱隆领主,让ada好好休息一下吧。对了,我要多久才能站得起来呢?”

“恩?伤好之后就可以的。”

“不用那么说了,怎么说我也是做过魔法使的,拼出性命去战斗,会站不起来什么的这种觉悟还是有的。”

“拼上性命么?莱戈拉斯,你想过如果你没有回来怎么办?”

“瑟兰迪尔可是亲眼看着你去送死的。”

他沉默了半饷,重重的把手里的书合上,拍在桌上。

“瑟兰迪尔他不能再失去谁了,也不想眼睁睁的看着最重要的人去送死。”

“我也是……”

埃尔隆德在心里又补了一句。

“你先好好休息,我去叫人来。”

埃尔隆德关上寝殿的门,他的手握紧又松开。

“我也不会再让谁离我而去了。”

瑟兰迪尔听闻莱戈拉斯醒来的消息后连外袍都没有披便匆匆的推开了孩子寝殿的大门,他看到深陷在被子中的莱戈拉斯,忍住了想要哭泣的欲望。

这种忍耐到瑟兰迪尔握住莱戈拉斯手的时候终于崩溃了,他用力的抱着他的孩子,无声的哭泣着。

莱戈拉斯还没有什么力气,他感觉肩头的衣物被瑟兰迪尔的泪水打湿了,虽然不是全部,但是现在的莱戈拉斯好像明白了埃尔隆德的那句话。

“他不能在失去谁了。”

“对不起,Ada,我以后再也不会让你担心了。”

“永远。”

“恩,永远。”

虽然不能动弹,但是莱戈拉斯感觉脸上有温热的触感,在瑟兰迪尔离开之后莱戈拉斯感觉自己的毛都炸起来了。

“Spring都告诉我了,所有的,一切。”

“小叶子。”

“Springggggggggggggggggggggg!你和我Ada说了什么!”

“他把所有的一切都好好交代出来了啊,包括你爱我这事情。”瑟兰迪尔的第二个吻印在了莱戈拉斯的嘴唇上。

第三个吻印在了孩子的鼻尖上。

那其中信息量真是大的可怕。

“Spring在接受调整,我保证你会满意他的新样子,所以你暂时还拆不了那个小家伙。”

“小家伙!”

“恩。”

埃尔隆德回到客房后倒是想起了一些旧事。

“其实也没什么可以训斥的,假如是那时候的话,我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吧。”

他自嘲的笑了起来。

“不过这样也就放心了。”

莱戈拉斯很久都没有被瑟兰迪尔抱着了,被这种温暖的环绕着的感觉在这么久以来还是第一次。

他有一下没有下的顺着莱戈拉斯的头发,后者一脸满足的在他怀里蹭了蹭,闭上眼睛,上翘起嘴角。

“Spring都和我说了。”

“恩。”

“对不起,我……”

“没关系的,都过去了。”

“虽然很对不起过去的人,但是还是想问一下Ada,真的愿意和我……在一起么?”

“如果不是因为知道我爱上了自己儿子的事实,我也不可能时刻想要从你身边离开。”

“可是无论怎么回避,事实就在那里。”

“谢谢,Ada,我感觉很累,可以稍稍睡一会儿么?”

“睡吧,我在这。”

“别离开我了……”

“不会的。”

 

【瑟莱】缄默 上(中土AU 半架空 捏造有)

魂儿~~~看到我~~~要he 要he 要he 

阙魂:

缄默

 

OOC!!OOC!!!!!

 

纯粹是想写魔炮叶子了!!但是魔炮设定的长篇在下个月初之前都开不起来!!!!

开不起来心好累!!!

有软萌【妹】的小叶子出现别揍lo主。

简单的来讲就是某个脑洞中魔炮设定的叶子武器来到了中土的叶子面前,然后这只叶子因为大王严要求以及错误的隐藏儿控什么的一直都很寂寞吧。

纯胡扯向……

中二羞耻的……

 

莱戈拉斯在长久的寂寞之后和来自密林之外的Spring相遇了。

彼时的精灵还是小小的少年,未曾了解密林外的未知与危险,对少年来讲在长年的孤独后Spring似乎是第一个主动和他说点什么的家伙。

“你好,陌生人,我叫Spring.请问这里是哪里?”

“……我是精灵,叫莱戈拉斯,这里是…幽暗密林。”

相遇的时候索伦的黑暗已经笼罩了这个地方很久,对于精灵来讲那些时间不过是一瞬间的事儿,莱戈拉斯也才刚刚长成少年的模样,只是他对于过去有说不清道不明的执念,幽暗密林,这个称呼也许还有更久的未来才能彻底习惯。

阿尔达的概念太遥远,对于那时候的莱戈拉斯,密林就是他的世界。

刚刚记事的时候这里还是林地王国,索伦的黑暗没有笼罩这里,披着猎装的Nana会温柔的把这他的手拉开小弓,而Ada那时候也没有那么遥远,莱戈拉斯还记得Ada那时候会笑着和Nana讲都是做了nana的精了,要稳重温柔些才好吧。

“拒绝提议,即使作为小叶子的nana,我也是一只自由的小精灵。”

那时候的莱戈拉斯是小叶子,而小叶子永远都不会寂寞,小叶子有Ada和Nana,小叶子长大了也要守护他们的笑容。

无论是精灵还是人类,总有天真的时候,也许是永远,也许只有今天,日后来看的话有很多事情或许可笑的连自己都不想在记忆起来。

无论是谁的笑容,都没能守护住。

童年也许在很久以前就结束了,想要守护谁的誓言彻底被淹没在黑暗中的时候也许就已经结束了,那段时间混乱异常,莱戈拉斯唯一能记得清的就是在Nana葬礼之后自己有了新的房间,而Ada好像也在那时候离自己很远很远了。

年长的精灵为空气中的不安的因子忙碌,没有多久他们便迁到了地下,想想看的话在那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莱戈拉斯都被禁止了进入森林,他的孩童时期几乎都是在大殿中度过的,同龄的孩子们被保护的很好,大概是因为他不想去明白的原因,没有孩子愿意和他主动说那么多的话,而在很久以前精灵王就没有再来看过他了。

年长的精灵说小王子是个优秀又懂事的小精灵,精灵王一定很喜欢他,但是也只有莱戈拉斯自己知道他上次看到Ada还是在7年前。

即使是这样,他依旧很喜欢Ada.

所以,变得和Ada一样强大的时候Ada会不会更喜欢我一点呢?

倒少年时候他依旧固执地认为瑟兰迪尔不喜欢他的原因是还不够强大,所以只要变强了,瑟兰迪尔就会喜欢他一点吧。

Spring是第一个和他主动说话的家伙,即使那时候是问路即使陪伴在他身边的他说话的Spring不是精灵也不是人类只是一颗会说话的红色宝石。

“你说过吧,你先前所在的那个地方连人类都会魔法?”

“是的,莱戈拉斯。”

“听起来好厉害啊,我们这里除了Ada之外好像没有精灵会魔法了,Spring,如果我会魔法了会不会离Ada更近一点?是不是就可以和Ada一起保护密林了呢?”

“我想是的,我认为你可以的。”

“那Spring可以帮我么?”

“可以。”

有很多精灵在很久很久以前曾经见到过在某个夜晚白金色的火焰穿过笼罩在南部森林上空的乌云,那一个瞬间盘踞在那里的黑暗气息都被灼烧干净。虽然没几天黑暗再次笼罩在那里,但是精灵们认为那里的火焰是维拉们所展现的奇迹。

黑暗必将在阿尔达死亡,而光明终有一天会撕裂乌云。

只有莱戈拉斯的Device Spring知道主人一直喜欢着瑟兰迪尔,从最开始作为儿子到后来想要成为和他并肩的精灵。

如果能强到和瑟兰迪尔并肩,是不是就能重新看到他的笑容了呢?如果我能保护他和密林的话,他是不是就能看看我?

我最喜欢瑟兰迪尔了。

莱戈拉斯结束了训练,近日来连续的高强度训练让现在的他只想好好的睡一觉。最近的密林不安了很多,黑暗和战火甚至波及了密林,瑟兰迪尔必须在明天亲自前往边界,无论瑟兰迪尔去哪里,他都会跟着去的。

少年时候的莱戈拉斯还不能理解爱是意义,他知道自己喜欢,他想和他一直在一起。

想一直保护。

也许也只都看不到他的笑容了,所以能不能把那个小小的愿望修改改一下呢?

维拉啊,请原谅我到现在为止都如此天真,我只想让他不要再那样难过了。

Spring曾经说过现在的莱戈拉斯强如他前一任主人,也只有Spring知道现在的莱戈拉斯资质并没有那位被称为‘Ace of ace’的莱戈拉斯好。

甚至可以说是差了太多。

瑟兰迪尔一直认为每一次出现在战场上的白金色星火是群星对黑暗力量的震怒。虽然在Spring看来,那应当是莱戈拉斯的震怒吧。

“Spring,全力全开,不用留情。”

远方的苍穹有宣告死亡的星辰之雨落在战场之上,白金色的火焰灼烧着精灵的敌人,将他们驱赶回自己的老巢,炮火甚至几乎将敌人的老巢夷为平地。

群星震怒连大地都因此颤抖。

“Divine buster!”

瑟兰迪尔一直以为那白金色的星雨和火焰是群星的震怒,维拉的惩罚,但是现在看来,那是多么可笑。

熟悉的白金色出现在眼前,半透明的白金色巨型光盾挡住挡住灼热,瑟兰迪尔看到他小小的孩子一手握着同样色彩的巨剑,另一只手扶着盾牌,纯白的披风和金色的头发被气浪卷起。

“莱戈……拉斯?”他应该是在王殿里好好呆着的,却出现在了这里。

这个距离瑟兰迪尔甚至可以看得清楚将白色斗篷固定在莱戈拉斯肩上的两枚暗扣的模样。

那是一对刻着自家家徽的圆形银扣。

“Spring,”

圆柱形的金属掉在地上,撞在石头上发出清脆的响声,少年手上的支撑着的光盾前又浮现出一个漂亮的巨型四芒星.

他应该被龙焰灼烧的,但是他的孩子挡在了那里,精灵们所传颂着的白金色与火焰汇聚在他的手心,化作一面巨大的盾牌。

哪里是什么星辰的震怒,维拉的惩罚,那是他的孩子,在保护他们啊!

“莱戈拉斯,滚回营地去!”王的声音听起来是暴怒的,但是暴怒中更多的是担心和焦急。他伸手想要抓住少年的肩膀,想要将他甩到一边,但是瑟兰迪尔没能将他甩出去。

莱戈拉斯依旧站在那里。白金色的盾牌和龙炎一起消失了,灼热的空气里他的孩子没有回头,只是在轻声的自言自语。

“抱歉,Ada,就当是我的任性吧。”

“毁掉这个大家伙,对我来讲是没什么问题的。”

莱戈拉斯这样说着,头也不回的迎着巨龙的火焰,冲了上去。

精灵们及时的撤回了安全的地带,在沉重的黑灰色云层中间不时会出现白金色的光芒和赤红色的火焰。

星辰不会愤怒,维拉也未曾眷顾过谁,到今天为止,一直清扫黑暗力量,震慑黑暗力量的是他的孩子。

瑟兰迪尔一直不肯进入营地,他固执的站在外面,远方传来隐隐的轰鸣,瑟兰迪尔回想起这些年的往事,才发现自己其实一点也不了解他的孩子。

他突然觉得自己很失败,从各种方面来讲都是。

“我……还不能去曼督斯的厅堂。”龙焰将少年的斗篷烧掉了大半,莱戈拉斯感觉现在自己在呼吸之间嘴里是满满的血腥味。

“再稍稍坚持一下,Spring还要多久?”他灵巧的躲过一道龙焰,身边所剩无几的灵弹直射向龙的金瞳。

明明……应该是我来承受这些的。瑟兰迪尔感觉自己的心都要碎了,他在恐惧,恐惧他的孩子像是曾经是欧洛费尔和她一样。

瑟兰迪尔一直认为自己已经可以承受得住离别和死亡了,从她逝去后,他想自己已经可以直视逝去和死亡了。

但是在这样的情境下,恐惧和无力将他紧紧地包裹着。

如果是那时候,小叶子你等等我好么。

紫色的雷电在黑色的云层中游走,轰鸣声越来越大,加里安又来劝了一回。

“要下雨了,陛下,先回营地吧。”

“小叶子在那里,你知道该怎么做,我要等他回来。”

陷阱已经出现了,接下来用最快的速度将龙引到那里就可以了,然后就可以回去见Ada了。

对了,还要和他介绍一下Spring的。

真真假假的接了几招,莱戈拉斯用最快的速度逃离了缠斗的地方,如他所料的一般,龙果然追上来了。

锁链被提前设定在雷暴最密集的地方,莱戈拉斯要做的就是在那些雷最密集的瞬间让龙经过那里就行了。

虽然气象操纵这招要看天赋,不过拼命和找对时机的话也没什么问题。

只是他忘记了考虑自己目前的情况,在困住了龙的瞬间,就像是用了太久的武器一样,莱戈拉斯感觉到自己胸口的魔力核心爆发出一震剧烈的疼痛,虽然很快就反应过来了,但是想要逃走瞬间密集的雷暴击中了龙也打中了自己。

更糟糕的是他看到龙焰已经冲到了自己面前。

Spring展开了护盾,莱戈拉斯缓了一小会儿才勉强的适应了疼痛。身体上的疼痛,魔力核心的疼痛,还有皮肤被灼伤的疼痛。

“快要结束了……坚持一下吧。”

“绝对不会让你活着离开这里。”

白金色的炮火驱散了乌云,龙焦黑的尸体从高空落下,砸在地上发出沉闷的响声。

瑟兰迪尔连犹豫都没有犹豫,向着龙坠落的地方冲了过去。

他找到了莱戈拉斯,在战后还余存着焦糊气味的空气中,找到了他的孩子。

莱戈拉斯感觉有谁抱起了他,他什么都看不见,什么都听不见,他好像快要前往曼督斯的厅堂了。

这样不行啊,我还想再见你一面,你那么就不理我,我很难过啊。

Ada,我喜欢你啊……

瑟兰迪尔紧紧地抱着莱戈拉斯,精灵王的力量源源不断的进入到少年的身体中,像是石沉大海一样,他看到小叶子的嘴动了动,像是在说着什么。

瑟兰迪尔将他抱得更紧了,他勉强到听到了莱戈拉斯的声音。

“我喜欢你,得不到回应也没关系,Ada。”

 

Ps:Divine Buster是暴君的术式,但是魔炮叶子他们的时代是在奈叶之后,所以就当是魔炮叶子在还是学生的时候见过暴君的战术?然后自己开发出来了DB和SLB?

 

索博·回首那人依旧在 01

好赞的四角恋

霍金叔叔:

穿越、长篇、

性格尽量贴近原著

 

————第一章————

 

 

“他总是一个人坐在那里发呆,捧着那本尚未写完的书。”爱隆拍了拍弗罗多的肩,我想,你比我了解他。


“是的。”弗罗多心疼地看着低着头打瞌睡的白发老人,“我知道,他在夏尔的时候也是这样,经常坐在院子里那棵橡树下发呆,有时候还会自言自语。”


“你看了他写的那本书了吗?”爱隆问道。


“看了,昨天我刚到的时候,比尔博就拿给我看了。”弗罗多勉强抬了抬嘴角,“他说,只剩下最后一章没有写完了。”


善解人意的爱隆没有说话,只是把手里的酒杯递给了弗罗多。


“谢谢您。”弗罗多朝爱隆点点头,却没有接过来。“我很好。”他顿了顿,突然朝着转身欲离开的爱隆大声说道:“您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爱隆僵在原地,表情突然委顿下来,他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我就知道你会这样。”


“爱隆大人,恳求您,看在比尔博为了中土,付出了这么多。”


“也看在你的付出。”爱隆无奈摇头,“护戒之旅九死一生,如果这么做能让你安心,我会尽全力帮你的。”


“谢谢您,爱隆大人。”弗罗多深鞠一躬,再抬起头来时却已经满眼泪水。“您明白我的感受,爱隆大人。我可以追随比尔博的步伐,去探寻夏尔之外的神奇,但却永远追不上比尔博的心,我希望他能了却自己的遗憾。”


“我明白。”爱隆再次按了按弗罗多的肩膀,“你的年龄,也追不上他的。比尔博怎么会困住你这个年轻的霍比特人。有时候,不如向后看看。”


弗罗多擦去泪水,微笑着点点头。他朝露台下望出去,看见胖山姆正好奇地观察着一株美丽的植物。他又笑了,转头把目光在依旧沉睡的比尔博身上停了一会儿,然后又朝爱隆鞠了一躬,飞快地离开了。


这次,他能安心地踏上护戒之旅了,就算自己死在去往魔多的黑暗的道路上也没有遗憾了。弗罗多在看见比尔博的作品时就明白了。他听过五军之战的故事,勇武的女精灵陶瑞尔居然在书里没有只字片语的描述,矮人王索林却在字里行间占了作者大部分的情感。他终于明白了比尔博的心,比尔博许多年来对自己无声的拒绝和忽视,并不是他不懂同性之间的感情,而是他心里早已住下了一个人。他不怪比尔博,他只想让比尔博尝到最后一丝快乐。

 



“那孩子都和你说了什么?”爱隆刚一站到比尔博面前,老人便放下手里的书抬起头来,“我可没有睡着。”


爱隆无奈地笑了笑,“你总是叫弗罗多‘那孩子’,他已经长大了。”


“但他在我心里总是孩子。”比尔博笑了笑,“你们到底说了什么?”


“他向我提了一个我无法拒绝的要求。”爱隆收起笑意,“我想答应他,前提是你要同意。”


比尔博愣了愣,眼神有些迷离:“我不同意。爱隆,我不能同意。我老了,虽然我还想去看看孤山,看看长湖镇,再经历一次那样的冒险。可我老了,爱隆,我不能回去,哪怕你有办法不让维拉们知道,我也不能回去。我不能……我不能以这样苍老的模样去见他……他还年轻,他永远是年轻的模样……”一两滴浑浊的泪水从老人的眼角滑下,顺着时间刻下的沟壑流淌到更遥远的地方。


“这是弗罗多的心意。”爱隆按住比尔博的手,“而且,你要知道,这可以改变过去,你可以挽救他的生命,而不是再一次看他们死去。”爱隆紧紧盯着比尔博的双眼,“我不相信你不愿意。”


“可我总会老的。”比尔博叹了口气,摸了摸摆在膝上的红皮大书,“才六十年过去,我就已经这么老了。而矮人的寿命总是很长的……他会看到我的白发,我的皱纹……而且!”比尔博突然从椅背上直起身来,然后又无奈地靠了回去,“我、我都不知道他的心思……”


“比尔博。”爱隆的嘴角诡异地扬了扬,“你怎么像是个优柔寡断的少女。这是一次机会,让你年轻的机会。你考虑一下吧,后天早上护戒队出发,我要给弗罗多一个交待。”爱隆拍了拍比尔博的手,起身离开了。

 



 

当天夜里的晚宴,阿拉贡依旧唱着比尔博写的诗歌,大家的气氛很是欢乐,密林来的精灵甚至跳了一支生动的舞。弗罗多时不时瞥向比尔博,而后者则微笑地看着宴会厅里的人们,随着音乐声打着拍子。


“弗罗多。”宴会结束时比尔博开口叫住了弗罗多,并伸手将那本一直放在膝上的红色大书递给他,“我写完了,你看了之后就交给爱隆保管吧,我大概要许多年以后才能看到它了。”他看着弗罗多惊喜的蓝眼睛,勉强地咧了咧嘴角,算是一个微笑,“谢谢你。”他低声说,那句对不起在唇边徘徊许久,还是咽了下去。


“旅途愉快比尔博。”弗罗多握了握比尔博的手,温暖的,却有些僵硬。“你回来时会遇见我的。”


“我不会忘了你。”比尔博回握住了弗罗多的手,护戒的旅途即将展开,而他也将在另一个时空,开启一段危险的旅程。

 

 

 


“砰!”一声巨响惊醒了比尔博。他在哪?他摇了摇有些不清醒的头,想起自己正躺在爱隆念咒语的床上。然后呢?他用力擦了擦眼睛,看见了熟悉却混乱的袋底洞,那一声巨响正是胖庞伯把一块黄油砸在桌子上的声音。他惊喜地看着面前的矮人,还有坐在矮人里手忙脚乱的甘道夫。


一、二、三……比尔博迅速地数着,眼睛扫过一个个熟悉的脸孔,他听见矮人们的抱怨。


“他总是这样!”

“索林向来如此,他又迟到了。”

“索林·橡木盾在北方参加一个会议。”

“他一定会来的。”那是甘道夫洪亮的声音。

比尔博愣愣地听着,眼眶里似乎有东西在涌动,热热的。

 


餐厅里突然安静了下来,比尔博正奇怪着,却看见所有的矮人都盯着自己。

“去开门哪。”


比尔博这才听见自己的木门被粗暴敲响的声音。他想挪动双腿,一步一步却像是踩在棉花上一样。门铃又响了几声,然后比尔博才彻底缓过神来,他一边冲出走廊去往门口,一边低头审视自己的形象是否得体,并腾出手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

 

 

木门被拉开,月色下站着熟悉的矮人王索林橡木盾。他听见门响才将扭向一边的头转过来,微微低头看向门里的霍比特人。


“比尔博·巴金斯为您效劳。”比尔博下意识地行了一礼,他的尾音有点颤抖,开头还破了音。


“索林·橡木盾。”矮人点了点头跨进门,慢条斯理地脱掉斗篷,“你说过这地方很好找,我却迷了两次路。”索林的目光离开比尔博,望向了站在后面的甘道夫。


“噢,比尔博·巴金斯!请允许我介绍,索林·橡木盾。”甘道夫尴尬地摸了摸鼻子,刚才比尔博的态度可不是这样的。


“是的,索林·橡木盾。”比尔博嗫嚅着,眼神被牢牢吸在那张熟悉的脸上。四周一片寂静,所有的矮人都不敢出声,默默地望着他们未回归的王。


片刻的安静之后,索林诧异地挑了挑眉毛:“比尔博·巴金斯,我们以前见过面吗?”

 

 


 

-TBC-